現象級的國產電影《我不是藥神》就像7月的天氣一樣,點燃了老百姓心中對于醫療醫藥的話題,揭開了人們對于醫療沉重話題的討論。

《我不是藥神》背后,中國仿制藥江湖不得不說的丑惡現實!-醫療產業觀察

今天,我們來聊聊中國的醫藥體系下仿制藥江湖的那些風風雨雨...

一、以藥養醫的畸形政策

正如電影里敘述的一樣,在現實中,不光是格列衛,其他的藥品一度都非常昂貴,真的是有錢才能買藥續命,沒錢只能等死。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現象呢?

這要從2006年發改委的一個政策說起,國家發改委發布了《關于進一步整頓藥品和醫療服務市場價格秩序的意見》紅頭文件,其中規定,縣及縣以上醫療機構銷售藥品,以實際購進價為基礎,順加不超過15%的加價率作價。

《我不是藥神》背后,中國仿制藥江湖不得不說的丑惡現實!-醫療產業觀察

也就是說,醫院使用藥品時,最多在進貨價的基礎上加價15%,作為醫院的醫療服務收入,那么這15%到底給醫院帶來了多少收入呢?

根據衛計委的數據,一個大型三甲醫院年收入大約能到20億,藥品收入約占總收入的45%,也就是藥品產生的收入約9億,其中醫院加價15%產生的收入約1.2億人民幣。

發改委政策的初衷是希望將醫院亂定價、亂用藥的亂象進行限制,殊不知人性是多么地丑惡,越限制藥價越高...

《我不是藥神》背后,中國仿制藥江湖不得不說的丑惡現實!-醫療產業觀察

醫院為了搞創收,醫生為了多賺錢,就狼狽為奸茍且在一起。本來10塊錢的藥就能治好的病,一定給你開100塊的藥,這樣醫藥收入就從1.5元變成了15元。神圣的醫生們都變成了醫藥銷售,開出的藥總價越多,月底的績效收入就越高...

在這樣的商業模式下,中國的各大醫藥公司基本上都躺著賺錢,靠著極高定價的仿制藥,伙同醫藥一起從醫?;鹞?,做醫藥研發的寥寥無幾。

二、仿制藥和原研藥的潛規則

對于中國的藥企來說,新藥研發投入巨大,風險高,失敗率高,還不如仿制藥賺錢來得快。根據德勤的數據,新藥研發的平均成本要15.4億美元,平均需要耗時14年!

根據塔夫茨藥物開發研究中心的數據,中國前10強醫藥企業的研發投入僅占銷售額的1%,了解國內醫藥研發的內幕,為了拿到國家各項補貼以及做高成本逃稅,國內藥企的研發投入水分很大。你所知道的國內知名的藥企,他們在新藥研發上的投入基本為0。

《我不是藥神》背后,中國仿制藥江湖不得不說的丑惡現實!-醫療產業觀察

我們再來詳細說說仿制藥,仿制藥就是有效成分、質量、安全性等都和原研藥相同的仿制品。通常是利用原研藥專利到期后,根據專利披露的技術細節進行仿制。

通常來說,仿制藥的價格一定會比原研藥低很多,畢竟省了一大筆專利費,同時也有多家仿制藥一起來競爭。但是,在中國,卻常年保持著仿制藥價格不降反升,而且銷量不減反增的現象...

《我不是藥神》背后,中國仿制藥江湖不得不說的丑惡現實!-醫療產業觀察

這是為什么呢?這就是醫藥、醫生、藥企 3方之間的默契了,藥企維持著高藥價,其中豐厚的利潤一部分用在了游說公關回扣等“營銷”業務上,醫院和醫生則希望能盡量拉高藥品銷售量,反正錢都是醫?;鸷屠习傩粘?..

三、中國創新藥的未來

隨著國家的醫療改革進入深水區,越來越多的舊制度舊政策的弊端被糾正。國家政府引導基金也在大力地向新藥研發的企業注入活力。

以前如果你是一個做新藥研發的創業者,你基本上不可能拿到市場上的風險投資基金,核心原因還是新藥研發的成本和風險問題。投資基金基于對業績的考慮,往往將資金投向了那些以仿制藥為主業務的藥企,而那些希望做新藥研發的創新藥企業卻一分錢都拿不到。

《我不是藥神》背后,中國仿制藥江湖不得不說的丑惡現實!-醫療產業觀察

國家意識到了醫院行業的弊端后,第一件事就是在政府引導基金上大力傾向投資新藥研發,其次就是大量的政策扶持和研發資助,這些利好信號讓風險基金嗅出了味道。

在一級市場上,僅2018年上半年,總共有317家生物醫療醫藥企業獲得融資,總共發生了631次融資行為。風險資本一改之前的態度,開始瘋狂地下注創新藥研發。

《我不是藥神》背后,中國仿制藥江湖不得不說的丑惡現實!-醫療產業觀察

2017年以來,藥監局開始針對新藥審批進行改革,極大縮短流程,對創新藥的審核提供優先審核的綠色通道。針對濫竽充數的仿制藥,設置了淘汰機制,僅2017年下半年就撤回了1萬多個仿制藥審批。

我們一起期待中國的醫藥研發能逐步建立起來,讓我們不再受制于國外進口的天價救命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