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印度買藥,是不少面臨天價“救命藥”選擇的患者及家屬的最后稻草。其背后,是印度高度發達的仿制藥體系。印度有近3000家仿制藥企業,仿制藥出口量約占全球20%,2016年出口量高達168.9億美元。

以舉國之力為“山寨侵權”開綠燈,印度如何將仿制藥做成百億大生意?-醫療產業觀察

印度仿制藥行業發展歷史及市場概況,擬解答以下問題:印度仿制藥產業為何發達,有何政策及產業背景,印度仿制藥產業發展能給中國何種啟示,未來印度仿制藥產業將走向何方?同樣作為發展中國家,醫藥創新力量薄弱,中國如何在創新藥企業和患者利益之間找到平衡?

印度:世界藥房

截至2015年,印度有10500個制藥單元(工廠),3000多家藥企。從規模上看,印度藥品市場規模約占全球市場2.4%,生產的藥品數量占比為10%。

2016年印度藥品市場規模為275.7億美元,2011-2016年印度藥品市場規模年均增速為5.64%。受政府醫療衛生支出增加、仿制藥政策利好等因素影響,預計2015-2020年市場將保持12.89%的年均增速,2020年印度藥品市場規?;蜻_到550億美元。

以舉國之力為“山寨侵權”開綠燈,印度如何將仿制藥做成百億大生意?-醫療產業觀察

從市場結構看,仿制藥占印度藥品市場70%左右,OTC藥物占比21%,專利藥占比9%。銷售排名靠前的藥物主要治療領域為抗感染、心血管、消化、維生素等,排名前五的細分領域藥品占比為57%,這與全球及中國市場類似。

以舉國之力為“山寨侵權”開綠燈,印度如何將仿制藥做成百億大生意?-醫療產業觀察

印度是一個仿制藥出口大國,仿制藥出口量約占全球20%。2016財年,印度出口仿制藥價值168.9億美元,增速為9.44%;預計到2020年,印度仿制藥出口額將達到400億美元。

以舉國之力為“山寨侵權”開綠燈,印度如何將仿制藥做成百億大生意?-醫療產業觀察

印度排名前五的藥企依次為Dr Reddy、Lupin、Cipla、Aurbindo、Cadila。Dr Reddy 2016財年收入23.6億美元,Lupin 2016財年收入20.93億美元,Cipla 2016財年收入20.89億美元。

以舉國之力為“山寨侵權”開綠燈,印度如何將仿制藥做成百億大生意?-醫療產業觀察

印度藥品市場集中度較高,以2015財年數據計算,排名前四的藥企占印度20%左右的市場,前十占40%左右。

“印度式”專利政策為仿制藥開路

政策,是培育印度藥品產業的基石,印度通過專利法、專利強制許可、化合物專利授權等政策,為本土藥企發展打下了基礎、預留了時間。

1970年以前,印度執行國際通行的化合物專利保護制度,外資藥企藥物專利受到嚴格保護,而本土藥企研發能力薄弱,幾乎無力無外資藥企競爭。

為改變這一現狀,印度在1970年通過專利法,打破了外資藥企的專利壟斷。其具體方法是,將藥物專利分為產品專利和方法專利,1970專利法只保護方法專利,意味著印度本土藥企可以通過“逆工程”的方式對外資藥企產品進行仿制。同時,1970專利法還大幅縮短了藥物專利的保護時間。

在舉起專利大棒的同時,印度還通過了藥品價格管制法案,其主要目的是為指定的大批量應用的原料藥及主要制劑指定價格上限,保證消費者能夠以較低的價格獲得藥品,限制藥企在藥物上獲得較高利潤。這一做法有效降低了藥品的價格,同樣使外資藥企在印業務受阻。在1979年、1995年、2002年、2012年等年份,藥品價格管制法案多次修改,藥廠、流通、零售商的利潤被進一步壓縮。

1994年,關稅及貿易總協定組織(GATT)決定成立更加全球性的世界貿易組織(WTO),印度作為GATT的成員國之一,在1995年平移加入WTO。印度入世之后,簽訂了《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定(TRIPS)》,TRIPS要求加強知識產權的國際保護,減少國際貿易的扭曲和障礙,以促進國際經濟和貿易的發展,這意味著印度1970專利法需要與TRIPS同步。

不過,印度發展中國家的身份為其正式執行TRIPS預留了十年的時間,TRIPS生效時間順延到2005年。在1995-2005年間,印度多次修改了專利法,以逐步將專利保護機制調整到與TRIPS同步。2004年,印度頒布《2004年專利(修訂)條例》,給予了藥品產品專利和方法專利保護,并將保護期限定為國際通行的20年。

在1970-2005年的35年里,印度通過“特有”的藥物專利保護制度,為本土藥企發展預留了時間。印度藥企通過仿制,逐步實現了與國際市場接軌,完成了印度醫藥工業的“原始積累”。

TRIPS框架下繼續為仿制藥開“后門”

雖然新版專利法的通過意味著印度藥企必須重視專利保護,但是印度推出的另外兩項政策卻繼續給印度仿制藥繼續發展留下了空間。這兩項政策就是“藥物專利有效性”和專利強制許可。

前述提到,印度入世后必須從2005年開始遵守TRIPS協議,這意味著仿制藥很可能面臨侵權風險。但是印度在TRIPS框架下,對藥物的專利保護增加了一項時間和有效性考量因素——專利法只對1995年以后發明的新藥或經改進后能大幅度提高療效的藥物提供保護,不支持衍生藥物專利。

而實際上,很多藥企會在藥物到期之前,推出基于該藥物的混合藥物或衍生藥物,以繼續獲得專利,全球主要藥品市場也保護衍生藥物的專利。每年申請上市的數千種新藥中,很大一部分就是這樣的衍生藥物。印度的這種做法部分忽視了衍生藥的專利有效性,相當于給本土仿制藥企業再次開啟了后門。

不僅如此,印度還充分發揮自身發展中國家的“優勢”,以國民收入低,但是應該享受到前沿藥物為由,對藥物執行“強制專利許可”。

強制專利許可也“有法可依”,同樣根據TRIPS,世貿組織成員國可在未得到專利權人許可的情況下使用受專利保護的技術,條件是經過國家依法授權,以及向專利權人支付一定費用。印度依據該規定,可以出于公共利益、印度傳統、公共健康等原因,對藥物專利執行強制許可。

印度通過的2004年專利修訂條例還將“專利強制許可”范圍進一步擴大,強制許可的藥物范圍涵蓋到了癌癥、慢性病等領域,印度同時可將此類藥物的仿制藥出口到其他沒有生產能力的國家和地區,這位印度仿制藥在全球市場銷售打下了基礎。

值得一提的是,我國也在2012年由國家知識產權局出臺了《專利實施強制許可辦法》,確定可為了公共利益的目的,請求給予制造取得專利權的藥品并將其出口到最不發達國家或者地區、依照有關國際條約通知世界貿易組織表明希望作為進口方的該組織的發達成員或者發展中成員。

仿制藥、仿創結合、創新藥

與印度情況類似,中國同樣是仿制藥大國,中國批準上市的17萬多種藥品中,95%都是仿制藥。

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我國是仿制藥大國,但并不是仿制藥強國。由于仿制藥評價參比制劑不規范、評價體系不健全等問題,仿制藥質量參差不齊。

2016年2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開展仿制藥質量和療效一致性評價的意見》,要求化學藥品新注冊分類實施前批準上市的仿制藥,凡未按照與原研藥品質量和療效一致原則審批的,均須開展一致性評價;

國家基本藥物目錄(2012年版)中2007年10月1日前批準上市的化學藥品仿制藥口服固體制劑,應在2018年底前完成一致性評價,其中需開展臨床有效性試驗和存在特殊情形的品種,應在2021年底前完成一致性評價。

《意見》同時對參比制劑選擇、評價方法、企業主體責任等做出了規定。

2018年5月22日,國家藥監局公布了第四批通過一致性評價藥品名單。目前共有41個品種通過一致性評價,其中12個品種屬于2012版基藥目錄。

對于率先通過一致性評價的藥品,目前有三類實質性鼓勵:

其一是在醫保支付方面予以適當支持,醫療機構應優先采購并在臨床中優先選用;

其二是同品種藥品通過一致性評價的生產企業達到3家以上的,在藥品集中采購等方面不再選用未通過一致性評價的品種;

其三是通過一致性評價藥品生產企業的技術改造,在符合有關條件的情況下,可以申請中央基建投資、產業基金等資金支持。

一致性評價其實是對此前仿制藥審批的“補課”,補齊仿制藥與原研藥之間的差距,讓仿制藥達到與原研藥一致的臨床效果,而一些技術水平不足、一致性評價參與意愿不高的仿制藥很可能會逐步被淘汰。

仿制藥為我國醫藥行業發展奠定了基礎,目前我國正在由仿制藥向創新藥進軍。2017年10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深化審評審批制度改革鼓勵藥品醫療器械創新的意見》,提出要改革臨床實驗管理、加快上市審評審批、促進藥品創新和仿制藥發展、加強藥品醫療器械全生命周期管理、提升技術支撐能力等,促進藥品醫療器械行業產業結構調整和技術創新,提高產業競爭力。

在促進醫藥產業升級的同時,我國政府亦通過價格談判、關稅改革等方案降低新藥價格,提升患者對藥物的可及性。

2017年10月,人社部確定將36種高價重疾藥品納入醫保,與2016年平均零售價相比,談判藥品的平均降幅達到44%,最高的達到70%,大部分進口藥品談判后的支付標準低于周邊國際市場價格。

而自2018年5月1日起,將對進口抗癌藥品,減按3%征收進口環節增值稅。

價格談判、關稅改革,是我國在藥企利益和患者利益之間所做的權衡,既考慮到了創新藥企業研發的積極性,又保護了患者獲得治療的權力,是一種商業利益和患者權益的折中方案。